来自 复旦复华股吧 2022-05-25 21:17 的文章

王府井斥资10亿接盘海南旅业,免税牌照到手两年

来源: 时代财经

王府井苦“利好”久矣。

旅游业表现不振,百货龙头开始“抄底”。

5月24日晚间,王府井(600859.SH)公告称,公司以竞拍方式受让聚源信诚所持有的海南奥特莱斯旅业(以下简称海南旅业)100%股权,股权挂牌价格为1.6亿元,同时承担股东借款本息余额7.8亿元。

5月25日下午,王府井相关人士回应时代财经称,“这次交易是公司的自有资金,对财务影响较小。短期内公司也无法预估收益,但基于长远的眼光和发展机遇来看,我们觉得奥特莱斯在国内的整体市场空间比较大,公司也有这方面的运营经验。”

这笔近10亿元的交易,也提振了王府井的股价。

5月25日早盘,王府井以涨幅9.99%涨停,收盘报23.13元/股,总市值262亿元。龙头带动下,免税概念股全盘飘红,早盘东百集团(600693.SH)、合肥百货(000417.SZ)、大连友谊(000679.SZ)、丽尚国潮(600738.SH)多股涨超5%,板块38家仅有ST商城(600306.SH)下跌。

王府井苦“利好”久矣。二级市场来看,截至5月24日,该股股价年内跌幅超22%,位居板块跌幅前列。

王府井股价自今年2月10日起开始下行,25个交易日内跌去24%。3月16日起逐步回升,但截至5月25日收盘仍距年内高点有不小的空间。

10亿收购换一个涨停

王府井收获涨停,但股东们“很淡定”。

不少投资者在股吧发帖称,“内心毫无波澜,希望不是一日游”、“今天是逃亡的日子”、“把接盘看成利好?无语了。”

原因很直观,王府井虽是百货龙头,但股价却位居板块跌幅榜前列。

年内来看,截至5月25日收盘,该股价区间跌幅超14%,跌幅在Wind免税板块中排名第四。

自今年2月10日起,王府井股价开始下行,25个交易日内跌去24%。3月16日起逐步回升,尽管4月12日、4月29日、5月25日斩获三板,但目前的价格仍距2月10日的29.48元高点有不小的空间。

王府井本次收购的海南旅业成立于2011年,第一大股东为聚源信诚投资,最终受益人包括北京市政府,属于国有全资企业。

该公司以奥特莱斯(outlets)业态为主,2021年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。奥特莱斯在零售商业中指的是由销售名牌过季、下架、断码商品的商店组成的购物中心。

旅游业整体不振的背景下,王府井此时收购的考量是什么?

王府井斥资10亿接盘海南旅业,免税牌照到手两年救不了股价,从80块跌到23块

5月25日,新零售专家、鲍姆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鲍跃忠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分析称,“王府井应该更多的是战略性的考量,从短期来看,目前整个旅游行业受疫情影响很大,未来一到两年的时间能不能恢复、恢复到什麽样的程度也很难说。所以目前难以确定这起收购的收益,(短期来看)市场进入寒冬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

同时鲍跃忠还表示,“从另一个角度看,海南目前处于政策发力阶段,自贸港建设确实是未来中国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点,市场关注度很高。而王府井作为国资背景的企业,这起收购可能不仅仅体现公司自身的考量,也可能出于国资股东的意志,通过多元化拓宽经营、长远规划。”

同日,长期跟踪文旅行业、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,十个亿的交易金额,综合评估的话,一方面王府井拥有了更多的销售渠道,而且这个渠道在海南,是全国免税业务的必争之地;另一方面,王府井拿到免税经营牌照不久,业务还没有完全铺开,未来或许会考虑用到与奥特莱斯共享部分货源,这也是一种运营优化的可能性。

中国文旅创新创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德欣也向时代财经表示,“王府井这个时间发起并购,不排除‘抄底’的考虑。一方面旅游业正在遭受重创,文旅项目的议价能力比较低,股东也有可能对相关资产急于脱手;另一方面,疫情平复、消费复苏的时候,此时布局的经济作用也就能够体现出来了。”

奥莱业务方面,王府井早已开始布局。其在2021年财报中提及,目前公司共拥有14家奥莱门店,当年成都王府井discovery购物中心、眉山王府井购物中心、王府井奥莱平原小镇、王府井奥莱如意小镇开始对外营业。

而根据财报信息,2021年其奥特莱斯业务的毛利率在所有板块中居于首位,营收增速较上年增长幅度亦超过30%。

 (来源:王府井2021年财报) (来源:王府井2021年财报)

不过周鸣岐告诉时代财经,“奥特莱斯已是非常成熟的业态,在国内市场布局很广、很常见,所以不用夸大未来的市场空间有多大,只是它目前跟王府井的免税业务并不冲突,互有补充,可以帮助获得另一部分收益。”

53家基金减持

财务方面,王府井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33.14亿元,同比下降4.08%;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9100万元,同比下滑61.18%。

但其2021年全年业绩尚可,总营收达到127.53亿元,同比增10.55%;扣非归母净利润9.43亿元,同比增长131.28%。

王府井近年处在转型阶段,疫情对其业务冲击极大。往前追溯,2020年其营收从上年的268亿元下降至82.23亿元,降幅近70%;归母净利润由9.6亿元缩减至3.8亿元,降幅59%。

“王府井以传统百货起家,也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,但目前主业收入占整个的营收和利润比重不会很高,投资收益或其他方面的收益会呈上升趋势”,鲍跃忠向时代财经分析称,“近年百货行业业绩往下走,王府井也一直处在调整的关键阶段。”

与此同时,公司负债也在上升。2020年、2021年其负债合计分别为98亿元、190亿元,同比增长92%。

不过“可喜”的指标是,王府井的毛利率处于上升趋势,2019年-2021年,其毛利率分别为20.65%、35.43%、42.14%。

前述王府井人士告诉时代财经,“这两年尽管受疫情冲击很大,但公司在费用管控方面还是很严格的。”

不过时代财经注意到,王府井的部分股东近两年不断减持退出。

根据一季报,成都产业资本控股、北京信升创卓投资均减持超200万股,当前持股比例分别为3.18%、1.32%。北京信升创卓投资自2021年5月以来多次减持,累计减持近一千万股。该公司股权穿透后由中国东方资产实控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021年末,王府井尚在56家基金公司重仓股之列,2022年一季度却“锐减”至3家,分别为华安、安信和华夏基金,当前持股数3286万股、2.05万股及0.01万股。此外陆股通持有473万股,占其总股本比例0.48%。

遥想2020年6月,王府井拿下国内第8张免税经营牌照那一天,投资者的欢呼犹在耳边。

彼时王府井股价先行,2020年4月1日至7月9日期间暴涨498%,最高价曾触及79.19元,“免税”仿佛成了新的通行令牌。

与此同时,该股股东户数从2020年3月末的3万户增至6月末的4.2万户,增幅达35%,此后更多投资者奔着这块牌照而来,2021年末其股东户数接近10万户。

不过,今年以来,王府井的股价暴跌令不少股民失望,一季度已有超6000户股民离场。

5月23日,甚至有股民在互动平台上留言称,建议公司拍卖掉免税牌照或者让其他公司收购,至少这样能给亏损的投资者一点回报。现在公司给予投资者的回报只有大幅度的投资亏损,相信中国市场会有更好的公司能运用好免费牌照的业务。